今年已有205家企业终止IPO 近九成属于主动撤回

2021-10-15 来源:上海证券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注:数据截至10月14日

今年以来205家终止IPO企业分布情况

截至10月14日,今年已有205家企业终止A股IPO,家数远超去年全年,其中183家为主动撤回申请,占比达89.27%。

部分企业在撤回材料后,很快投入“IPO返场赛”,重新启动了新一轮的上市辅导,其中已有公司重新申报IPO并获得受理。在这些重新申报IPO的案例中,大部分企业选择了转板。

10月14日,上海仁会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仁会生物”)的IPO状态更新为“终止注册”,结束了长达14个月的科创板IPO“注册之旅”。

仁会生物是今年第205家终止A股IPO进程的企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0月14日,年内已有98家创业板申报企业、75家科创板申报企业及32家沪深主板申报企业终止A股IPO进程,远超去年全年。其中,有183家为主动撤回申请,占比达89.27%。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企业在撤回材料后,很快投入“IPO返场赛”,重新启动了新一轮的上市辅导,其中已有公司重新申报IPO并获得受理。在这些重新申报IPO的案例中,大部分企业选择了转板。

205家企业终止IPO

今年以来,A股IPO市场持续活跃。数据统计,截至10月14日,沪深两市一共有376家公司成功上市,其中沪市主板76家、科创板126家、深市主板27家、创业板147家,共募资3786亿元,创历史新高。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部分拟上市公司在IPO审核或注册过程中紧急“刹车”。统计数据显示,年内IPO表现最活跃的创业板和科创板,同时也是IPO终止最频发的板块。

今年以来,已经有98家创业板IPO申报企业的项目状态变更为“终止”。其中,有91家为主动撤回,有5家因上市审核不通过而终止,有1家因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且逾期达3个月未更新被证监会终止注册,还有1家则是因未在规定时限内回复被深交所终止审核。

科创板IPO终止企业则达75家。其中,主动撤材料的有68家,包括提交注册后又主动撤回材料的6家,因上市审核不通过而终止的有7家。

在这些公司中,最引人关注的当属联想集团。其科创板IPO在9月30日晚间获得受理,但在国庆假期过后的首个工作日,审核状态即变更为“终止”。除了联想集团,今年科创板撤材料的拟IPO企业还有柔宇科技、吉利汽车京东数科等知名公司。

从行业来看,科创板IPO终止的企业中,属于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最多,有16家,占比21.33%;属于专用设备制造业的有10家,占比13.33%;医药制造业企业数量排第三,达到8家,占比10.67%。

主动撤回占比达89.27%

2020年,A股市场共有81家企业撤回IPO申请。今年10个月已有205家终止IPO,较之出现了大幅增长。

对此,有投行人士认为,这可能与IPO项目现场检查趋向常态化有关。今年以来,证监会已开展4次IPO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抽签工作。此外,注册制下,部分企业准备不充分,经不起监管机构剥丝抽茧般的问询,自己打起了退堂鼓。

在上述IPO终止项目中,有183家为主动撤回申请,占比达89.27%。有分析人士表示,企业主动撤材料,更像是在考试之前综合利弊后主动申请“缓考”,因为一旦IPO被否,企业将面临至少6个月的IPO冻结期,“借壳”曲线上市道路也在很大程度上被关闭,再次重启IPO将面临更高的信息披露要求与更严的交易审核流程。

部分公司已重新申报IPO

上海证券报记者注意到,有多家拟上市公司在撤回材料后不久,便开启了新一轮的上市辅导。比如,北京中科晶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今年1月21日撤回了科创板上市申请材料,2月7日便进入了创业板上市辅导环节;今年6月24日终止创业板上市审核的安徽金田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8月30日的状态变更为“辅导备案登记受理”,上市板块变为上交所主板。

更有一些公司重新申报IPO并获得受理,有的甚至已经进入问询环节。比如,包头天和磁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1月19日终止科创板上市审核,9月22日,证监会受理了其上交所主板的上市申请;2021年2月23日撤回科创板申报材料的安徽森泰木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月16日申报创业板IPO获受理,目前已进入问询环节。

根据实际情况转换赛道,成为很多企业参加“IPO返场赛”的策略之一。“今年以来,创业板、科创板IPO审核越来越看重拟IPO企业与所申报板块的契合度,‘IPO返场企业’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变更赛道申报,有其合理性。”有市场人士称。

近日,《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监管规定》(下称《辅导监管规定》)正式发布实施,部分地方监管机构已对照《辅导监管规定》,对辅导机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10月14日,深圳证监局下发通知,要求各辅导机构提升工作质量。结合《辅导监管规定》要求,增加力量配备,对辅导工作的质控和内核相关制度进行重新检视;把握好工作时限和节奏,合理安排辅导工作和履行内部决策程序的时间进度,杜绝“闯关”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