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世界抛弃的,又何止俄罗斯的篮球

2022-03-14 来源:后厂村体工队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俄罗斯的运动员正在被世界体育抛弃。而俄罗斯自己的体育联赛,现在也已经岌岌可危。

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俄罗斯的各个体育大项代表队和运动员都被世界体育排斥,身在其中的FIBA也未能免俗,他们禁止俄罗斯国家队参加任何国际5对5和3对3赛事。
“考虑到全球对这件事的反应,我已经无法想象俄罗斯球队可以结束这个赛季。”立陶宛的体育记者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我们可能永远无法见到中央陆军可以像过去二十年间有这么多优秀的球员打球了,我们(欧冠)可能要对俄罗斯俱乐部说再见很久了。”
他说得很清楚了,清楚的同时也很刺耳。俄罗斯篮球面对着史上最严厉的打击,他们的国家队和他们的VTB联赛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糟糕。
俄罗斯国家队主教练塞尔维亚人佐兰卢契奇
VTB联赛是在2008年成立的,顾名思义,这个联赛是俄罗斯第二大银行外贸银行VTB和俄罗斯篮协联合创办的。创立之初,有8支球队,有3支俄罗斯球队,2支乌克兰球队,还有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球队。
2013年,VTB联赛和俄罗斯的PBL联赛合并,两个联赛的管理层一度开始讨论是否要将联赛的名字改名为东欧职业篮球联赛。参赛球队也在这一年达到顶峰:俄罗斯、立陶宛、乌克兰、捷克、拉脱维亚、白俄罗斯、波兰和哈萨克斯坦都有至少1支球队参加。
而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VTB国际化的理想成为泡影,海外球队开始纷纷退出,非俄籍球员也不断离队,宣称与VTB联赛和俄罗斯划清界限。
俄乌冲突的伊始是2014年。这一年俄罗斯吞并了克里米亚。立陶宛俱乐部萨拉基利斯率先宣布退出VTB联赛。而8年之后的俄乌冲突,则让抵制扩大到了整个联盟的层面:首先是爱沙尼亚球队卡列夫宣布退出联赛,然后波兰球队绿山城也宣布暂时停止参赛。再算上赛季开始前因资金问题而暂时退出的俄罗斯球队希姆基,已经有三支球队在本赛季离开了VTB联赛。
现在,VTB只剩哈萨克斯坦球队阿斯塔纳和白俄罗斯球队茨摩基明斯克两支非俄罗斯球队了,而创立之初的8支球队,现如今也仅剩莫斯科中央陆军一家。
中央陆军、泽尼特和尤尼克斯三支欧冠球队,在冲突爆发后几乎于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外籍球员:联赛第五名的彼尔姆帕尔马,其核心球员尤什卡维丘斯和主教练卡祖利斯被立陶宛政府通知,若不离队回国则会剥夺他们的立陶宛护照,压力之下,其他五位外籍球员全部离队;
联赛第六名的下诺夫哥罗德唯一的一名外籍球员,上赛季的VTB最佳第六人罗兰兹弗莱马尼斯回到波兰;
联赛第七名的库班火车头,则失去了负责球员选拔和发展的副主席吉纳斯卢特卡乌斯纳斯。

三年前VTB联赛总裁伊洛娜柯丝汀为前希姆基后卫颁发MVP奖杯,彼时希姆基尚未因资金问题退出联赛。
事实上,这一切发生的非常具有戏剧性。
2022年2月21日,普京宣布承认东乌顿巴斯地区分离两国独立。而前一天就是VTB联赛的全明星赛正赛。喀山尤尼克斯的克罗地亚前锋马里奥海佐尼亚包揽正赛MVP和扣篮大赛冠军,圣彼得堡泽尼特的美国后卫比利巴隆拿下三分球大赛冠军。
当时,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家都沉浸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之中。
全明星赛期间,莫斯科中央陆军还宣布,球队已经签下了上赛季在泽尼特大放异彩的加拿大控卫凯文潘戈斯,尤尼克斯则表示,球队签回了上一年欧协杯争冠路上的重要拼图约翰霍兰德。此外,之前一直在养伤的泽尼特的美国后卫沙巴兹内皮尔也已经接近复出。
但情况在两天之内急转直下,104年前的2月23日,刚刚组建没多久的苏维埃红军在彼得格勒(也就是圣彼得堡)击退了德国,因此这一天被当做“红军诞生日”,后来俄罗斯人将其确定为祖国保卫者日,104年后,普京在这天后对乌克兰展开军事行动,结果这一切成为了俄罗斯体育的受难日,俄罗斯运动员和运动队在这一天之后被国际体育集体抵制。
在篮球层面,上文提到的凯文潘戈斯尚未归队就已经宣布离队,约翰霍兰德在结束了喀山的酒店隔离后签约了土耳其俱乐部布尔萨体育。沙巴兹内皮尔伤愈后立刻便因此事件回到了美国的家。
萨拉基利斯主场球迷团体制作的横幅上写着:乌克兰人,立陶宛支持你!
2月24日,欧冠的一场普通的常规赛,立陶宛的俱乐部萨拉基利斯与巴塞罗那的比赛在一声声“Слава Украина(荣耀属于乌克兰)”中开始,联赛垫底的萨拉基利斯战胜了头名巴塞罗那。他们的口号更响亮了。
之后发生的事情:巴塞罗那的立陶宛主教练雅西克维丘斯取消了几天后飞往莫斯科的行程; 里昂阿斯维尔的老板托尼帕克抵制与俄罗斯球队比赛,宣布不会飞往俄罗斯进行接下来对阵泽尼特和尤尼克斯的两连客;已经抵达慕尼黑的中央陆军当晚被告知比赛取消。
在周末经历过一个毫无结果的议会之后,欧冠管理层决定将三支俄罗斯球队的主场比赛转移到中立场地进行,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之后的事情:立陶宛俱乐部萨拉基利斯抵制以任何形式在任何场地与俄罗斯球队比赛,并号召联赛所有球队抵制与俄罗斯球队比赛,普京宣布关闭所有除白俄罗斯之外的国际航班。这一提议以失败告终。
最先开始公开支持乌克兰的VTB联赛球员是中央陆军的格鲁吉亚前锋申格利亚。他单方面终止了自己与中央陆军的合同并回到了西班牙的家里。并把自己的脸书头像更改为乌克兰国旗,在动态中写道:“Prayingfor Ukraine, stay strong”。
接受采访时,这位曾经在NBA效力2年,之后常年在VTB打球的前锋说到:“我很自豪我能和在这里一个半赛季的队友一起并肩作战过。我离开的原因与篮球无关,生活中总要做出选择,而我做了我自己的选择。”
有了第一个打破窗户的人,破窗效应瞬间席卷VTB,中央陆军的意大利后卫丹尼尔哈克特自掏腰包付给球队10万美元的买断费,和申格利亚一起签约了已经坐拥了特奥多西奇、贝里内利和曼尼恩的意大利豪强博洛尼亚维图斯。
中央陆军俱乐部老板安德烈瓦图京说:“这四年来他已经成为了我们大家庭的一员,很难跟他说再见。他的离开是当今局势和家庭原因所迫,我想让所有的球迷都理解他。”
喀山尤尼克斯的美国球员贾雷尔布伦特利在球队允许外籍球员暂时离开球队之前就离开了俄罗斯,而他现在因未经球队同意擅自离队而被球队起诉赔偿25万美元。尤尼克斯老板博加乔夫说:“我们正试图和平解决这件事情。我们可能会以一个比较好的条件和他分道扬镳,但他由于接受了美国大使馆的建议而非不可抗力单方面终止合同,我们可以收回所有合同中的工资。我们还没决定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全明星赛前的尤尼克斯后卫以赛亚卡南和萨拉托夫高速后卫巴维尔谢尔盖耶夫。
欧冠联赛将在3月21日做出最终的决定。但目前,由其他15支球队投票决定取消了俄罗斯球队的比赛成绩,常规赛积分榜重新计算,以防当前局势无法好转而导致俄罗斯球队的比赛被暂停到赛季结束的情况。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支持这种无差别的抵制行为,很多人通过媒体表达了自己看法:
“我认为体育应该让我们团结起来,”欧冠卫冕冠军安纳托利艾菲斯的土耳其主教练埃尔金阿塔曼说,“有很多来自美国和欧洲的优秀球员和教练在俄罗斯工作,就像乌克兰老百姓一样,他们都不该受到责备。我尊重不想在那里打比赛的球员和球队,但完全针对俄罗斯俱乐部的抵制或其他类似行为违反了体育的精神。”
前俄罗斯喀山尤尼克斯主教练,现帕纳辛纳克斯主教练,希腊人普里夫蒂斯说:“我不想在这里做政治辩论。俄罗斯人对他们正在发生的事有自己的态度。这在经济上、社会上、体育上的方方面面的影响都非常大,我只希望能在不久后找到解决方法。”
米兰阿玛尼主教练梅西纳表达了自己对欧冠决定将最后决定延期到3月21日的不满:“我希望欧冠能再坚决一点,而不是像本丢彼拉多(判处耶稣钉十字架的第五任罗马长官)一样,先暂停这一切,然后等到21号再看。欧冠这么做是为了利益,而不是为了表达现在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立场,这是可耻的。”
欧冠主席贝尔托梅乌说:“体育不是政治,政治也不该左右体育,但我们不能就这么无动于衷,眼睁睁地看着有人在受苦。我们不怪任何俄罗斯俱乐部、管理层和球员,但当今局势的严重性让我们别无选择。”
没有人可以想象这场灾难在金融、体育等方面造成的后果有多么严重,又或者俄罗斯体育必须做出什么改变才来缓和这一切。但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俄罗斯俱乐部在欧洲具有极大竞争力,中央陆军每年都争冠的时代已经开始渐渐远去了,俄罗斯体育在刹那之间跌入深渊。
体育原本是沟通与缓和对抗的桥梁,或者说我们期望体育是缓和对抗的桥梁。篮球如此,其他的体育项目也是如此的。
但当沟通的基础不复存在时,这座碍事的桥梁在当事人们面前,似乎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作者:海岸线的图帕克

(责任编辑:周峻涛_NS4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