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坛老炮走了……曾预测俄乌冲突,称美元“肮脏的垃圾”

2022-04-08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政坛老炮走了……曾预测俄乌冲突,称美元“肮脏的垃圾”

来源:环球人物

“日里诺夫斯基引起了矛盾的情绪,

但没有人否认

他在现代俄罗斯政治中的巨大作用。”

作者: 冯璐  姚贞羽

“一夫多妻制是化解俄罗斯人口危机的唯一出路。”

“只要有大不列颠,就有针对我们的阴谋活动。”

“建议俄罗斯将中亚五个国家吸纳进来,合并成一个‘中亚联邦区’。”

说出这些惊人之语的俄罗斯政要日里诺夫斯基,4月6日病故了。

他曾六次竞选总统,讲话时喜欢挥舞双手。自2月2日确诊新冠肺炎以来,他一直住院治疗,但因长期患有基础病,最终未能战胜病魔,享年75岁。

日里诺夫斯基创立并长期担任党首的自由民主党(下文称自民党)发表声明称,30多年来,日里诺夫斯基“培养了不止一代才华横溢的政治家,他们称他为老师”。

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他的去世表示哀悼,并评价他为议会制度确立和国家立法做了很多工作。“在民众面前,在最激烈的辩论中,日里诺夫斯基总持爱国立场,坚定捍卫国家利益。我们将永远铭记他。”

“日里诺夫斯基现象”

1946年4月25日,日里诺夫斯基生于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市一个律师家庭,是家中第六个孩子。他出生后不久,父亲便死于车祸,全家只靠母亲在食堂做工支撑。

·年轻时的日里诺夫斯基。

当时正处于二战后初期,物质条件很差。童年时期的日里诺夫斯基生活极为困苦,经常忍饥挨饿,挨打受骂,平时也只能睡在箱子和沙发上。这样的环境下,他变得越来越敏感孤僻,逐渐成为老师们眼中的“刺头”。

童年时期的坎坷经历并没有将他击倒,反倒是成为他走向政治的驱动力。他曾自嘲:“艺术家需要不幸是为了创作和激发灵感,我需要不幸是为了更深刻地认知、体验社会政治进程。”

据日里诺夫斯基回忆,他上大学时就曾向苏共中央写信,提出改革农业、教育和工业部门。

1970年,他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国立莫斯科大学著名的亚非学院,接着被分配到外高加索军区司令部,从事对外交流工作。

2年后,他开始在苏联保卫和平委员会的国际联络部工作。在此期间,他自学英、法、德和土耳其四国语言,还在工作之余修完莫斯科大学法律系的课程并获博士学位。 

1989年12月,日里诺夫斯基组建自由民主党并担任主席。

1991年6月,他参加俄罗斯首次总统大选,许下豪言壮语:“如果选民支持我当选,我将向他们免费提供伏特加酒。”

虽然最终没能当选,但他获得了622万张选票,仅次于时任总统叶利钦和前苏联部长会议主席雷日科夫,这令当时名不见经传的他大受鼓舞。

在1993年的俄罗斯议会选举中,日里诺夫斯基大出风头。他抓住当时选民们最关心的问题,反对激进经济改革,主张扶持低收入者,要求实行完全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

作为没有丰富政坛资源的新人,他领导的自民党竟获得22.79%的得票率,居各竞选集团之首。这一意外崛起引起俄政坛的重新分化组合,被称为“日里诺夫斯基现象”。他也因此名声大振,成为俄罗斯政坛的一匹“黑马”。

·日里诺夫斯基在俄罗斯议会选举中发表演讲。

“命运安排来拯救

俄罗斯的人”

与那个时代崛起的许多俄罗斯政要一样,日里诺夫斯基口才很好,自信十足,也喜欢自夸。1996年总统竞选期间,他出了本自传《向南方的最后冲刺》,自称是“命运安排来拯救俄罗斯的人。”

·日里诺夫斯基参加总统竞选时的广告牌。

为了成功竞选,他充分利用媒体传播自己的理念,同时亲自四处游说,几乎“跑遍了半个地球”。

也就是在那一时期,日里诺夫斯基因一些带有强烈民族主义情绪的言论,而被称为“政坛大嘴”。

他曾称“要恢复俄罗斯帝国”,说要“重建一个从喀布尔到伊斯坦布尔,从印度洋南岸到北冰洋沿岸这一区域,所有人都讲俄语的俄罗斯帝国”。

这些言论很不讨西方媒体的喜欢,后者给他贴上了“民粹”标签,甚至骂他“纳粹”。当时的俄外交部也与日里诺夫斯基拉开距离,特意声明其日常谈话与俄官方立场“无任何关系”。

尽管招致各种非议,日里诺夫斯基并不想改变自己风格。1995年,他和时任下诺夫哥罗德州州长涅姆佐夫在谈话节目中辩论,情绪激动地将一杯果汁泼在对方脸上。2004年3月,他与祖国党议员萨维利耶夫发生口角,两人先是对骂,随即大打出手,最后有15人参与到群殴中。

·日里诺夫斯基在接受街头采访。

在1996年总统选举中败选后,日里诺夫斯基接连参加了2000年、2008年、2012年、2018年的总统选举,是俄罗斯参加总统竞选次数最多的人,但均落败。 

虽然没当上总统,他依旧活跃在政坛上:连续当选八届俄国家杜马议员,并多年担任副主席一职,为议会制度确立和立法做了不少工作。俄新社称其为“俄罗斯最受欢迎和最具魅力的政治家之一”。

当然,他最为人所熟知的,还是强硬的话风,尤其是对美国及其盟友放的那些“炮”。2018年,他参加国际访谈节目时炮轰美国霸权:“200年以来,美国都追求霸权,认为世界遍布未开化的野蛮人,怎么能指望美国呢?”

今年1月,他在受访时又将美元称为“肮脏的垃圾”,认为放弃使用美元将是反对美国霸权的重要措施。

谈到俄日间的领土问题,他放言:“日本不会得到哪怕任何一米的俄罗斯土地!俄罗斯国旗将永远挂在那里!”“日本是战败国,凭什么跟伟大的俄罗斯谈条件?  也许他们想活生生地看到俄罗斯海军和空降兵的力量!”

在日里诺夫斯基看来,俄罗斯“给人类带来自由”。他说:“俄罗斯曾把世界从奥斯曼帝国的欺压下解放出来,阻挡了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向欧洲长驱直入,战胜过德国法西斯的侵略。” 

有分析称,他的“狂言”展现出强烈的民族主义姿态,一定程度上安抚了俄罗斯人在苏联解体后的不自信感,满足了他们恢复俄罗斯大国地位的希望。

也有人认为,日里诺夫斯基有些大胆言语,可能是在替克里姆林宫“放炮”或“放试验气球” 。

劝乌克兰“不要再疯狂”

俄乌发生武装冲突无法避免。早在2019年,他就曾警告乌克兰:“不要再疯狂,否则俄罗斯将先发制人。”他所称的“疯狂”是指“乌克兰用武力收回克里米亚”。

·日里诺夫斯基在发言时经常手指对方。

2021年,针对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再三请求,日里诺夫斯基再出惊人之语:“泽连斯基是乌克兰最后一任总统。不会有其他总统,因为不会有乌克兰。”

即使在生命最后几个月,他仍在就俄乌冲突“放枪”示威。“如果乌克兰对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发动攻击,俄罗斯将进一步帮助这两个共和国。2022年将不会是和平的一年,而是俄罗斯再次成为伟大国家的一年。”

这被外界解读为,他提前两个月预测了俄乌冲突的爆发。

当时,他还进一步提出,俄罗斯政府应适时停止对欧盟供应天然气,这可以激发欧盟民众对其政府的不满。

随时都在对外“开炮”的日里诺夫斯基,曾经也抛出过“中国威胁论”,但后来又转变态度,认为两国是天然盟友,俄中合作潜力只会越来越大。 

2006年访华后,他说:“我没有理由不喜欢中国,完全支持俄罗斯同中国继续深层次发展关系,无论是政治层面还是经济层面。”

2020年,他就中美经贸摩擦问题发声:“我们将与中国站在一起,因为中国是我们的邻居。中国从来没有发动过战争,对我们没有威胁。”

·日里诺夫斯基经常高度赞扬中俄关系。

很多人据此评价,日里诺夫斯基貌似不拘小节,实则“大事不糊涂”。比如他从不反对普京,其领导的自民党被认为是执政党的“友党”。而他的很多惊人之语,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他所在政党的存在感。

而他的离世,对于以党首个人风格为支撑的自民党,无疑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自民党在官方悼词中说:“日里诺夫斯基引起了矛盾的情绪,但没有人否认他在现代俄罗斯政治中的巨大作用。虽然人们并不总是同意他的观点,但他总是知道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