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集资1395亿元!“网贷教父”周世平等18人被起诉!深南股份再发退市风险提示函

2022-04-14 来源:上海证券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2021年9月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立案的“红岭创投”一案有了最新进展。

4月14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发布《周世平、胡玉芳、项旭等十八人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被害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下简称《告知书》):犯罪嫌疑人周世平、胡玉芳、项旭等十八人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已于近日由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向本院移送审查起诉。

据《告知书》,该案件集资参与人累计51.68万名,非法集资1395亿元,造成11.96万名集资参与人本金损失163.88亿元。

所吸收资金被用于还本付息,收购上市公司,买卖证券、期货,投资股权,对外借贷,部分资金被周世平用于购买房产、偿还个人债务等。

值得注意的是,被称为“网贷教父”、深圳P2P规模最大的平台创始人周世平曾任深南股份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等职务。

4月14日晚间,深南股份发布了2021年业绩快报,2021年归属净利润亏损1.174亿元,同比减少797.84%。同日,深南股份还发布的《关于公司股票交易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第三次提示性公告》称,预计2021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公司股票交易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前冠以“*ST”字样)。

P2P募集资金收购上市公司

据侦查机关认定:犯罪嫌疑人周世平伙同胡玉芳、项旭等人在2009年3月至2021年9月期间,利用“红岭创投”“投资宝”网贷平台以及“红岭资本线下理财”项目,向社会不特定公众线上、线下非法集资,集资参与人累计51.68万名,非法集资1395亿元,造成11.96万名集资参与人本金损失163.88亿元。

早在2021年9月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发布了《关于“红岭创投”、“投资宝”、“红岭资本”的案情通报》。通报称,公安机关已对相关人员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罪立案侦查,并对涉案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非法集资1395亿元,到底红岭创投等平台背后的资金流向何方?

据《告知书》,上述网贷平台所吸收资金被用于还本付息,收购上市公司,买卖证券、期货,投资股权,对外借贷,部分资金被周世平用于购买房产、偿还个人债务等。

2015年,周世平通过股份受让成为*ST元达第一大股东,并经过多轮增持,坐稳了实控人的位置,斥资3.96亿元。同年,*ST元达成功摘帽,进阶为“三元达”。

虽然2017年“三元达”声明,12个月内无与红岭创投进行重组的计划,但这并不妨碍周世平以上市公司实控人的身份为红岭创投宣传。“其实我们对外签单都会告诉对方,我们是上市公司。”此前曾有红岭创投工作人员表示。直到2018年2月,“三元达”更名为“深南股份”。

事实上,在网贷行业风生水起的2016年、2017年前后,不少网贷平台希望通过收购等曲线方式借壳“上市”。在业内人士看来,一方面通过收购上市公司为网贷平台进行品牌背书,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炒作股价套现或填网贷平台的“坑”。

网贷“明星”的陨落

周世平是网贷行业曾经最闪耀的“明星”,素有“网贷教父”之称。2009年,他一手创办了深圳最大规模P2P平台红岭创投。当彼时P2P都聚焦小额借贷时,红岭创投却反其道而行之,走起了大额标的路线。

不过,从2014年开始红岭创投就曾踩雷广州纸业,涉及坏账1亿元;其还曾投资过不少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项目,最后被爆坏账。2015年10月25日周世平曾发帖称,红岭创投预计核销坏账总额可能会接近5亿元。

而每次红岭创投涉及风险、逾期项目,大多都是通过周世平在红岭创投网站社区发帖“自爆”,因此也给不少投资人留下了“坦诚”的印象。有不少投资者曾对记者表示,正是周世平“坦诚”打动了他,在2016年投资的近百万项目逾期时,他欣然接受了“债转股”的方案。

为了防范风险,监管在2016年8月24日划定红线: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100万元。

这也打碎了红岭创投的“大额梦”。

随后红岭创投还“创新性”引入了备受争议的净值标。这类似于股票质押,举例而言,比如投资者投资了某一个借款标10万元,然后以这个借款标为担保,再发一个借款8万的借款标,这个标就是净值标。

然而,这一行为再次被监管叫停。2018年9月,深圳市整治办联合检查组对红岭系平台的净值标的杠杆问题提出严厉批评,并限期在2018年底之前完成净值标的清理工作。

2019年3月,周世平宣布平台清盘。此时周世平发帖称“虽然清盘,但不是说再见!”,并推出了出借人全部出借款三年内完成全额兑付的方案。具体为:第一年(2019年)兑付20%;第二年(2020年)兑付35%;第三年(2021年)兑付45%。

然而直至2019年年底,平台兑付比例仅为9.2%,尚未达到预期进展的一半。2019年最后一天,红岭创投在公开信中解释了当年兑付比例不达预期的原因,认为是“外围环境变化令人始料未及”。

红岭创投微信公众号最新的消息停留在2021年9月18日,当时发布了《第58次兑付的通知》。通知显示,根据之前兑付安排事项的公告内容,目前平台已实施五十七次兑付安排,合计已兑付约26.74亿元。

深南股份再发退市警示公告

受到红岭创投的牵连,深南股份的业绩也一路下滑,甚至再三发布了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公告。

4月14日晚间,深南股份发布了2021年业绩快报,2021年归属净利润亏损1.174亿元,同比减少797.84%。

关于2021年亏损原因,其解释称,一是因为报告期内计提商誉减值,二是因受内、外部环境及疫情影响,业务开展未达到预期,主营业务收入下降,产品销售毛利有所收窄。

同日,深南股份发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该公司亏损350万元–45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60.26%–234.62%,基本每股收益为亏损0.01元/股–0.02元/股。

在发布亏损消息的同时,还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交易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第三次提示性公告》,预计2021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2年1月修订)》的相关规定,在2021年度报告披露后,公司股票交易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前冠以“*ST”字样)。

同日,在《针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进展公告》中表示,周世平于2021年5月辞去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等相关职务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上述事项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个人案件,与公司无关,对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不构成重大影响。

根据公告披露,深南股份主营业务为大数据信息服务业务。未来深南股份将何去何从也成为投资者关心的问题。

有投资者在投资者互动平台提问:“公司有考虑更名吗?比如:深蓝软件-深蓝计算-深蓝数据-等等!公司有考虑收购兼并优质标的吗?希望公司被互联网巨头收购整合!”

深南股份4月12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目前未考虑更名。公司一直密切关注行业政策变化、市场动态和发展机遇,综合考虑符合公司业务发展的优质标的。